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, 2017的文章

【拉珍聖德文章】陳恆寶生脫不掉邪教妖魔的真身——誹謗佛法僧五戒全犯,五逆惡罪非釋種子

慚愧佛弟子:拉珍

邪教恒生派創始人陳恆寶生及其邪惡弟子,已經赤裸裸暴露了邪教的本質。他們為了對波旬魔王表明效忠的立場,又特別寫了一篇“恆生弟子要說的話(八)”,讓大家更清楚地知道,他們效忠的是波旬魔王,是公開對抗佛教的獨立的邪教恆生派,而不是佛教,以證明自己是不折不扣的邪教“非釋種子”。他們卻忘了,非釋種子是“應當滅擯”的對象。
憑什麼這麼說?沒有依據亂扣帽子嗎?證據在哪裡?
證據確鑿,鐵證如山。
證據1:這篇文中,他們自居的身份是“恆生弟子”,而不是稱佛弟子。在這個世界,佛教只有一個派別,無論何宗何門,無論是師是徒,只要是佛教,只能有一種稱呼,性質是佛教徒,身份是佛弟子,從來沒有什麼師弟子。正如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多次公開說:“佛教只有一個,這個世界的佛教教主就是釋迦牟尼佛,這個世界只有佛教徒,沒有師教徒,凡稱師教徒,或任何巧立的稱號,均不是佛教徒,就是邪教。”立“恆生弟子”招牌公諸於世,只有一個含義:自立邪教派別。
證據2:陳恆寶生指使弟子惡意拆下並絞毀普賢王如來、多杰羌佛、十大金剛法像。除了魔性沖天的波旬子孫、惡妖厲鬼,天下的佛教徒,沒有一個敢這麼幹!這是鐵板釘釘的五逆一闡提罪。
證據3:他們說在讀佛經,我相信他們說的是事實,陳恆寶生真的在領著他們讀佛經。但是,他們這一群人讀佛經與佛弟子們不同,他們的目的是曲解佛經、謗辱佛經,由此也正好暴露了他們在執行波旬魔王的命令,因為波旬魔王當年對釋迦佛陀發願說:到了末法時期,我叫我的徒子徒孫們滲入你的僧團,穿你的袈裟,破壞你的佛法!令他們曲解你的經典,毀壞你的戒律,以達到我今天以武力所不能達到的目的……魔波旬的願望,正在陳恆寶生及其邪教弟子們身上實施。
又為什麼這麼說?實例在哪裡?
實例A:在《兩月見分曉的回顧》中,慚愧佛弟子拉珍我引用了釋迦佛陀說《佛藏經》凈戒品之原文如下:『舍利弗,如是上妙無比之法,破戒比丘乃生嗔恨,於說法者心多不信。得聞如是佛所說經,違逆不受,而作是言:「此非佛說,教語餘人。」何以故?破戒比丘不樂修道,修道比丘不逆佛語。此皆破戒愚癡惡法,謂心不信違逆佛語。如是比丘自知有過,但生嗔恨驕慢狠戾,惡邪慢心謗佛法僧。舍利弗!隨此比丘聞是諸經違逆不信,心不通達無上菩提,教語諸人:「非佛所說」。舍利弗!佛說是人則為謗法。以謗法故為非沙門、非釋種子、應當滅擯』。
註解:沙門即是出家人,釋種子即是學習釋迦佛教的七眾弟子。
白紙黑字的佛…

【學佛受用】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後的轉變

圖片
在自己還未充分體悟到人生無常的時刻,曾經有師姐問過我“當人好嗎?”我好像回答“沒什麼不好啊!當人很好。”之類的言語,甚至無知的我還想了性別,當時的言論似乎讓師姐難以言對,不知道該如何継續才好!
        那時的自己已經和家庭冷戰了好幾年,每當逢年過節就只想一個人好好的過,其間經歴了許多風風雨雨,真不足為外人道,雖然自己還能堅強的面對著各種的考驗,但總是覺得強烈的失落感和孤單。直到感情、生活、家庭,似乎一切都脫離我的掌控

【佛陀臺灣行】1995年臺灣多名高官拜南無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

圖片
1995年南無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臺灣訪問期間,臺灣多名高官前來拜師(視頻)。  拜師者有: 臺灣警政署原署長莊亨岱先生; 臺灣總統府侍衛指揮部指揮官陳德增先生; 臺灣國父紀念館館長高崇雲先生; 臺灣省議會議長劉炳偉先生; 臺灣原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長蔣緯國先生; 臺灣國家最高文官國家兩聽院主任李炎及夫人 (陪坐者為柬埔寨王國總理顧問Xu Qiang先生)


※影片來源:大願菩提金剛正法中心1995年臺灣多名高官拜南無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
https://m.youtube.com/watch?feature=youtu.be&v=X8Q5-AW3sQQ


【拉珍聖德文章】到底有誰認得佛法?(之二) ——從修行人的「種」與「品」談起

昨天在新浪網上看到一句話,讓我啞然失笑,同時想到很多。這是一個匿名網友的回應,是回應一篇質疑某知名藏密高僧是否是凡夫的文章,當中有這麼一句:「我最看不慣有些沒種沒品的所謂高僧大德……」乍一看有點粗陋,而且用「沒種沒品」來抨擊所有高僧大德那是錯誤的,古往今來,多少德品超然的聖僧巨德度生弘法,功德威威,豈堪一個凡夫隨意詆毀?不過,他用了一個「有些」加以簡別,那就無可厚非了。現在確實有那麼一些所謂的高僧大德是混進「珠」列的「魚目」,用沒種沒品來標誌他們,並不過分,而這個「種」與「品」的概念,也頗耐人尋味。

「種」與「品」,可以有兩個層面的理解,一個層面是世俗含義,一個層面是佛法上的含義。  世俗語言中說誰沒「種」,是說他缺勇氣,乏堅定,少毅力,經不起考驗或衝擊;說誰沒「品」,則指他人品不高,沒有,至少是缺少了人性中好的、光明的德行,如仁愛善良、誠信、正義、倫理禮儀、聰明智慧等等,古人總結為「仁、義、禮、智、信」。其實,這些德行同樣是佛門修行人所必備的,只不過實施的對象、方向以及運用的深度、廣度有所不同而已,這就說到佛法的層面了。修行人的品,具體指的什麼?最基礎的,當然是信願行戒定慧,五戒、十善、四無量心、六度萬行、三聚戒、菩提心,更高層面的,還有徹底斷除我法二執,真正建立在真如體性上的勝義菩提心之聖品聖德等等等等,佛說三藏十二部,處處都在講修行人應有的「品」。這種品的養成不易,不易在眾生業力的蓋障,很難真正如法實施佛陀的教戒,但它不是最不易,最為不易的是「種」的養成。當我們說某個佛門弟子沒「種」,那是指他不具備與佛菩薩相應的種性,不堪為法器。而堪為法器者,所應具備的種性則是:一、寧捨生命不捨正法的堅定;二、為了眾生的慧命,敢於直面魔妖,承擔危險痛苦的勇氣;三、百折不摧,無論天長日久,經得起任何考驗和打擊的毅力及永遠依止正法不變的決心。那麼這樣的種性要從哪裡驗證出來呢?那就一定要到那個要命過關的時刻,要到那個妖魔和危險痛苦相逼在前或加諸於身的關頭,要到那個被折磨打擊得幾乎無法呼吸的時候,才驗得出你是不是真鋼。到那種時候,你若依然將佛法和眾生的慧命擺在一切之上不變,你就成功了。而這種種性的結成,是建立在修行之「品」的深入修養基礎上的,所謂深入修養,就是指對佛陀一切教言教戒的實施,不但一絲不苟的如法,而且要使這些法義深入八識心田,不斷地深刻自我熏習,使自己對身心世界的理解認識…